24小时服务热线:4006-256-896

搬家必读 ABOUT
+86-0000-96877
+86-0000-96877
搬家必读
当前位置:环亚娱乐平台 > 搬家必读 >
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后从事律师工作

时间:2019-06-09    点击量:

  据海外网2月22日电 台“行政院长”苏贞昌近日屡屡放话挑衅大陆,甚至扬言“给我一支扫帚我都跟他拼”,引得台退将大骂,狂妄无知!

  据台媒报道,苏贞昌22日赴“立法院”备询,“立委”赖士葆质问他,台当局一直挑衅大陆,是否要将台湾带向战争,若两岸真的打起来,他是否会扛起步枪冲第一线

  苏贞昌竟称,若是战争,“我们要做好准备”,届时“给我一支扫帚我都跟他拼”“台湾人不是被吓大的”。

  有网友大骂,“打仗不是耍耍嘴皮子就好,那么爱打仗你就去冲冲冲,第一个当急先锋!”“骗子的话不用太在意,喊‘’的多不当兵,还战、战、战?”“不断挑衅,这是什么执政团队”,还有网友讽刺,“你在哈利波特里是演什么角色啊,骑着扫帚飞天逃跑?”

  台退将吴斯怀也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,苏贞昌援引邱吉尔的演说《我们将战斗到底》,根本是外行无知。苏贞昌身为“行政院长”,却不思考两岸和平发展的永久之道,反而轻率对大陆喊“战”,只是一下子将两岸关系拉到战争层次。政治人物的无知与民粹才是台海真正的危机。前一阵子,台湾名嘴谈起两岸开战,对大陆冷嘲热讽、对美军极尽吹捧、对台军战力夜郎自大。言论之狂妄、无知,让人忧心,台湾的命运只能任由无知政客与民粹操弄吗?

  吴斯怀称,台军不是为“”而战,他问台湾民众,你们希望的结果是什么?真的准备好战争了吗?支持“”的人,真的准备为“独立建国”牺牲生命吗?

  苏贞昌(1947年7月28日—),台湾地区政治人物。台湾省屏东县人,现为台湾行政机构负责人,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后从事律师工作。个人经历有台湾省第七、八届省议员、创党党员、第一届中常委兼组织部长、“中国比较法学会”理事兼秘书长、国际青年商会台湾总会副会长、台北市国际青年商会会长、屏东县长、第四届中常委兼秘书长、第三届“立法委员”。2012年5月曾当选主席。

  苏贞昌一直以来坚持“分裂立场”,对祖国大陆持对立态度。最近有关部门提出,“退修将领或退休政务人员15年内不可赴陆参与政治活动的规定,违反者最重可终身剥夺月退俸或罚款新台币500万。这一修正草案已被列入“优先法案”。可苏贞昌却扬言,“15年还太短,应该永久限制。”

  2013年,深受两岸观众欢迎的《我是歌手》,被苏贞昌评为“入岛、入户、入脑的对台统战行为”。香港《大公报》发表评论指出,苏贞昌敌视《我是歌手》并非偶然。频频诬蔑两岸文化交流活动,不仅暴露出狭隘和短浅的地方保护主义,更凸现其“”主张。文娱节目无关政治,苏贞昌满嘴荒唐言,只会贻笑大方。

  2017年,有人撰写“苏贞昌有卖台祖传”的文章揭露,苏贞昌的父亲叫苏启东,祖父叫苏云英,伯祖父叫苏云梯。日据时代,苏云英曾出卖台湾抗日志士。1895年日军占领台湾,屏东万丹人林少猫抗日,苏云英利用与林少猫成员的同乡关系,提供给日军不少情报,以致林少猫在一九二年五月三十日,遭到日军歼灭,苏云英进一步提供抗日义民嫌疑犯和林少猫亲近人士的名册,网罗罪名,被杀害者达到数百人(达320人以上)。1920至1932年苏云英更在日本人的支持下连任七届高雄州参议员。

  

  苏贞昌的祖父苏云英、伯祖父苏云梯就是日据时期台湾有名的大汉奸。二苏不仅媚日,还帮助日本人屠杀台湾人和原住民。

  台湾著名抗日领袖林少猫就死在二苏手上。林少猫原名林义成,与苏贞昌祖父苏云英算是邻居,苏以劝降为由多次进入林的根据地,利来国际最老牌的,对其火力部署了若指掌。1902年5月日军对林展开围剿,苏云英与日军里应外合,封锁了抗日义军逃亡路线名儿童被日军击毙,林少猫身中五枪死在后壁村外的水田中。

  随后、二苏利用自己“知情者”身份协助日军搜捕抗日嫌犯和林的追随者,共有三百多人被日军抓去枪杀和砍头。苏贞昌祖父因协助日军剿林有功,官运亨通,由参事升任区长、后担任高雄州参议员十七年,日本总督赞苏云英 “居功厥伟” ,又把屏东银行经营权交给苏家,使苏家成为屏东显赫世家。苏家的显赫地位明显是用台湾同胞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。

  今年1月在新北市长选举中落败的苏贞昌,于1月中旬任台当局“行政负责人”,据亲绿媒体民调显示,民众对苏贞昌的满意度只有30.6%。苏贞昌为了拉高自己的“人气”,又放话挑衅大陆,甚至扬言“给我一支扫帚我都跟他拼”的可笑言论!

  一方面显示了苏贞昌坚持分裂立场,另一方面是在鼓动“分裂势力”为他们“加油打气”。

  综上所述,苏贞昌坚持“分裂立场”是有他历史和现实的原因,是很难改变的。而且,这一切行为都是在为他们倒行逆施,破坏两岸“和平统一”的氛围,逼祖国大陆“武统”制造条件。如若不悬崖勒马,他们终将成为历史的罪人,并为自己的历史错误付出高昂的代价,勿谓言之不预也!